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yxd20090606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手捧寒霜,一饮过往  

2018-01-25 07:12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*海之韵*《手捧寒霜,一饮过往》

手捧寒霜,一饮过往 - 海之韵 - 海之韵的网易博客


手捧寒霜,一饮过往

 

图文:网络 编辑:海之韵

手捧寒霜,一饮过往 - 海之韵 - 海之韵的网易博客

     冬天的大地,还来不及将息。雪就一层层压过来,很重!大地疼得不能呼吸。 

        这里不是北方,这雪,虽有桀骜不驯的张扬,却没有君临天下的威仪,更没有银装素裹的勇气。凌厉之后,满眼狼藉,从此冷漠尖锐,萧瑟无力。原来,从偶像派到野兽派只需要一次伤害。  


手捧寒霜,一饮过往 - 海之韵 - 海之韵的网易博客

  

       季节本是多情的浪子,处处留意,边走边爱,而偏执的土壤就像那个裹小脚的女子,不看路也不换爱人。她生长过花香满衣的春夏,怀抱过棠红滴漏的仲秋,而今这以霜雪掩盖尴尬的残冬,不由得让人先红了脸,后红了眼。人间多少旖旎全无踪影,万般芳华过眼成烟。最想挽留的那片风景,不懂得救赎人间的炎凉,最爱听的那支乐曲,已缓缓过渡到尾章。都说缘来珍惜,缘去随意,又有谁可以坦然面对那些尚有余温的离去。 

       清晨的桂花树下,霜化的水滴落下来,像一只手在肩上轻轻一拍,更像那一声幽幽淡淡的叹息。红尘渡口,我曾用半生时光,与青荷筹谋了一场不期而遇的美好。而今,没人知道,曾经滚烫的大地,究竟埋没了多少真情假意。也没人在意,那透骨的霜雪诛杀了多少柔情蜜意。  


手捧寒霜,一饮过往 - 海之韵 - 海之韵的网易博客

  

        若说夏是春的蒹葭水岸,秋是夏的痴守安暖,那冬就是前三季的望眼欲穿。明知疼是爱的底色,转身之后是成全,却还是把期待凝结成一朵朵山水相近的雪,又给了它一颗谦卑易碎的心。任它以光阴为楫,自渡彼岸。谁知彼岸尽是看花人,别人的谈笑风生竟是自己深锁眉弯的故事。其实,看雪如同看人间,虽有一幅慈悲的模样,却是无数颗泪滴汇聚在一起,每一滴都泪痕清晰。 

        都说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可还是有人留在了“不远”的对岸。渡不过的,不止这寂寥的寒冷,更有举头扬手间碰落的一缕光阴。原本要等那个灵犀相通的爱人来互相取暖,可是,他不在,他没来,他走了,温暖的心房关闭了。于是,霜降了,雪落了,雨凉了,斑驳的残阳激怒了梅花,虽然清芳扑鼻,却是寂然无语。天,就这么冷了下来,可是越冷的天越要抱紧自己,那才是飘浮不定的灵魂安放之地,是流离失所的往事尘封之处。  


手捧寒霜,一饮过往 - 海之韵 - 海之韵的网易博客

  

        佛说:“热往热处走,冷往冷处去”,可我不喜这凛冽,这肃杀。我想留住岁月里每一丝温暖,守护黑夜里的每一个良宵。这时节,清溪行舟不行,竹窗夜话尚可;临溪濯足不能,雨后登楼还行。然而,浓雾弥漫处,红尘三千煮成香茶澎湃,却只能与风手谈睿智,和月坐隐清高。大雪寂廖纷飞时,无人陪我“丘壑独存”,无琴伴我烟火流转。那些欲说还休的无奈,那些欲罢不能的深情,终成无语凝噎的迷离。 

        江湖颠簸,终有风雨归来时。我与期待中的温暖,退一步舍不得,进一步又没资格。云烟散尽时看蜿蜒一路的曲折,满是疼痛。可有人手捧寒霜,劝我一饮过往,可有人借副肩膀,安放我一世善良?是不是克制了这一季凄惶,铭记了这一段残酷,来年的第一缕春风就会坦荡我凌乱又惆怅的心。是不是絮雪埋过的浅径,就不会走失我倾鸿的深情。是不是你路过寒梅时闻到我灵魂的香气,才会把给我的“疼”字组词成疼爱,疼惜,且,最后那一点不再是泪滴…… 


手捧寒霜,一饮过往 - 海之韵 - 海之韵的网易博客

手捧寒霜,一饮过往 - 海之韵 - 海之韵的网易博客

海之韵博园欢迎您

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6)| 评论(9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